0898-08980898

PG电子(中国)科技有限公司

NEWS

新能源打工人悲喜不相通

首页 > PG电子(中国)科技有限公司 > 交流合作

  PG电子春节将近,农历壬寅年的工作日进入倒计时。对普通打工人而言,年终奖是为这一整年的辛苦画上句号最好的礼物。

  近日,一位比亚迪工程师向时代财经透露,据其了解,比亚迪青海工厂员工2021年的年终奖最高达18万~20万元,那边(绩效等)打分都是封顶的。另有专注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猎头王艳向时代财经表示,比亚迪2021年的年终奖是2022年8月发放的,其2022年的奖金或许更值得期待。对此,时代财经也采访了比亚迪方面,截至发稿暂未有回应。

  据了解,传统汽车行业的年终奖一般不多,比亚迪此前能给出高达20万元的年终奖,或与其市场表现有关。比亚迪相关公告显示,其2021年、2022年终端市场销量分别为74万辆、186.8万辆,接连创下纪录。另据乘联会数据,2022年,中国乘用车累计零售2054.3万辆,同比增长1.9%,其中新能源汽车同期零售量为567万辆,同比增长90%。

  不过,在新能源汽车赛道竞争愈发激烈的当下,行业洗牌也在加速,有风头无两者,也不乏跌落谷底的。在此背景下,从业人士的薪酬福利迥乎不同。比如同属新能源汽车阵营的威马汽车,此前则陷入全员降薪风波之中。

  与此同时,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原因,锂电产业链的利润也向上游集中,中下游企业处于增收不增利状态。某电池企业工程师向时代财经表示,“去年公司电池业务亏损严重,对年终奖的预计并不乐观,能有14薪就很不错了。”

  2022年,新能源汽车行业保持高速增长,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锂电产业链同样有着亮眼表现。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,2022年前11个月,我国动力电池累计装车量258.5GWh, 累计同比增长101.5%。

  作为行业龙头,宁德时代增长迅猛,2022年前11个月,其占据国内市场48%的市场份额,11月份在全球市场份额为40.9%。根据宁德时代第三季度报,其2022年前三季度总营收为2103亿元,同比增长186.7%,归属上市公司扣非净利润为160.38亿元,同比增长142.87%。

  在此背景下,部分宁德时代员工对2022年的年终奖持乐观态度。此前,一位宁德时代工程师告诉时代财经,大部分工程师的薪资构成主要为工资+绩效奖+股票,绩效有好几个等级,以2021年为例,比较靠前的是A、B+,其中A可以拿15个月的绩效(即15个月工资),B+可以拿13个月的绩效。不过,另一位曾在宁德时代工作的工程师则透露,自己接触到的最高绩效奖是10个月(2021年),他认为绩效奖不能光看最高的和平均的,最低标准才是最重要的,2021年最低绩效有3个月的工资。

  据了解,宁德时代之所以会发放如此规模的年终奖,一方面受益于新能源汽车景气度看涨,带动其营收和利润增厚,另一方面或与其奖金发放机制有关。一位知情人士近日向时代财经透露,其当年面试宁德新能源时,对方工作人员称该公司净利润的30%用于发放年终奖。宁德时代或沿袭了宁德新能源的做法。

  宁德新能源和宁德时代虽为两家独立公司,但渊源颇深。公开信息显示,宁德新能源是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ATL)的全资子公司,2008年起,ATL将生产与研发基地逐步由广东东莞拓展到福建宁德,而宁德时代(简称CATL)的董事长曾毓群和第二大股东、前副董事长黄世霖等核心团队高管曾在ATL任职工作。

  ATL和CATL只是少数,大部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的年终奖都在6个月以下。

  比亚迪的汽车销量虽创下自主品牌历史纪录,但其动力电池板块的员工或无年终奖。上述比亚迪工程师称,据其了解,电池板块大部分人或没有年终奖,原因是去年电池外供没有达到指定比例,不过有季度奖金,但金额不多。不过,王艳认为,或许会有项目奖金。公开数据显示,凭借旗下车型大卖,比亚迪2022年前11个月动力电池装机量达59.74GWh,市占率为23.11%,仅次于宁德时代。

  欣旺达一位工程师向时代财经透露,公司的年终奖正常为1-2个月不含绩效的底薪工资,一般而言,员工绩效奖金为底薪的20%,有些人可能是25%~45%,根据不同级别分档,发放时间为每年4月左右。一位在远景动力工作的电池工程师告诉时代财经,远景尚未发放年终奖,但员工对此并不乐观,推测平均应该是3~4个月,2021年的奖金是3.5个月。

  前述电池企业工程师表示,行业增长虽快,但(电池)卖的多不一定赚得多,(公司)动力电池板块亏得厉害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动力电池企业的亏损一方面与市场有关,另一方面或源于上游原材料价格飙升,导致行业利润从中下游向上游转移。在此背景下,锂电产业链上游厂商总营收及利润均处于近几年的顶峰,其年终奖或员工福利相较产业链中下游企业或更为可观。

  根据天齐锂业第三季度报,2022年前三季度,天齐锂业总营收为246.45亿元,同比增长536.4%,其中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为149.2亿元,同比增长12338.69%,其扣非净利润率高达60%。而在2019年、2020年,天齐锂业尚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近日,某上游矿商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透露,2021年,公司有常规奖金,2022年的还没确定下来。不过公司正在计划调整一些员工福利,相关规划正处于讨论当中,不方便透露更多。

  王艳告诉时代财经,据其了解,欣旺达、远景能源等电池商的年终奖不算高,基本上就两三个月的奖金,但这放在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中来说算不错的了,目前车企行业情况不太理想,年终奖不算高,涨薪也比较慢。

  刘斌曾在某合资企业工作了接近10年时间,对王艳的线年前后入职该合资公司时,汽车工程师有着不错的社会地位和收入,一度被视为“国民女婿”职业,但其入职10年时间里,年收入基本上没有变化,20世纪末,公司里的工程师工人就能实现月收入上万,结果二十年后还是这么多,考虑到通货膨胀等因素,实际上还在降薪。“虽然外面都传在顶级合资车企一年的薪水有二三十个月,高的可能有四十来个月,但架不住我们基本工资低呀,一个月也就五六千。”

  刘斌透露,他2022年初已经跳槽到某发展态势不错的新势力车企工作,其预计年终奖应该在两个月的样子。据了解,刘斌薪资包收入超过40万元,其中一年到手收入在26万元左右。

  对于宁德时代、比亚迪、欣旺达、远景动力、宁德新能源等企业的年终奖情况,时代财经也分别向各家企业发去采访,截至发稿前暂未取得回应。

  2020年下半年开始,新能源汽车浪潮席卷而来,在这两年半时间内,行业及产业链公司飞速发展,从业者也在其中享受到了时代红利。

  “站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。”小米手机创始人雷军曾说过。但风起时,有人欣喜若狂,也有人如履薄冰。

  “在风口虽好,企业会增加招人需求,从业者有一定概率博得更高薪酬和职位,但也有B面,一有风吹草动或是风停,降本增效、优化等词将接踵而至”。10日,某二线电池厂商工程师向时代财经说道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22年11月,威马汽车CEO沈晖发布全员内部信,称为了应对资金压力,将通过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,包括M4及以上级别管理者主动降薪,发放50%基本工资;其他员工发放70%基本工资,取消年终奖等奖金、暂停发放购车补贴等。另据媒体报道,去年6月份,特斯拉CEO马斯克公开表示,特斯拉将把全职员工裁员10%,同时增加时薪兼职员工数量,整体员工数量将减少3-3.5%。

  据公开报道,威马降薪、不发年终奖的原因是,公司发展失速遭遇财务危机。而特斯拉计划裁员,则是马斯克认为因为感觉经济状况不佳。但对于相关媒体报道,上述两家车企未有回应。

  目前,威马、特斯拉尚只是行业的个别现象,目前新能源行业整体仍是形势一片大好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6月末,A股27家动力电池概念企业累计员工总数为68.55万人,而2021年初为39.8万人,一年半时间内增长了28.7万人。其中比亚迪的员工人数同期增长了19.442万人,接近翻倍。另据了解,2022年下半年,诸多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仍在大肆扩张、招兵买马。

  毫无疑问,上述企业扩张的底气来源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长期高景气度。乘联会数据显示,2020年,我国新能源汽车全年零售量为110.9万辆,2022年,该数字增至567.4万辆,乘用车的新能源渗透率达到27.6%。乘联会认为,相对于轿车与SUV的市场格局在近50%份额逐步稳定的特征,电动车则不会出现明显的渗透率停滞。

  有业内人士认为,30%渗透率是一个重要节点,也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在当前市场上达到阶段饱和点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其将很难保持前两年的增速,新能源汽车行业将进入一个整合、洗牌的过程,为下一次爆发式增长蓄力。

  另据乘联会预计,国内2023年新能源乘用车销量850万辆,总体狭义乘用车销量2,350万辆,2023年新能源渗透率将达36%。这也意味着,2023年,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仍将会增长,但增速降较前两年放缓,已经进入淘汰战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烈度将加剧。

  “对2023年的新能源汽车行业仍持乐观态度,但企业间的发展或将严重分化,作为普通打工人,一年能保14薪就不错了,新的一年求稳为主。”前述动力电池企业工程师说道。